•  
    金建荣先生
    年龄:45 腾博会司龄:20
    公司:徐州/铜山腾博会电力有限公司 岗位:技术支持部部长
    “回家”的纠结

   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 

   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 

  •  
    江宝世先生
    年龄:36 腾博会司龄:8
    公司:南京化学工业园热电有限公司 岗位:三期筹备办公室主任
    承包商眼中的江工

   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 

   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 采访崔德永部长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前前后后与他约了十多次,每次到了采访时间,电话的那头总会传来一句 “嘿嘿,王秘书,不好意思,这次又要说抱歉了……”,无奈的放下电话,我心里嘀咕着,忙忙忙,比国家总理还忙, 难道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吗?